手机版,点左上角,网站导航!

具惠善与安宰贤的离婚狗血大战已时隔3年,近日现身被嘲胖若两人

韩国娱乐 51hantuan 2个月前 (10-07) 91次浏览 0个评论

9月底,许久没有出现在大众面前的具惠善,以评委身份亮相27届春史电影节开幕仪式。

结果新闻的现场照片一发出,大家就开始惊呼具惠善怎么变胖了这么多,脸上显得肉嘟嘟的,丝毫没有了以前气质美人的清冷感觉,包括脖子和脸好像没有明显的下颌角,有了隐隐约约的双下巴。

尤其是这个礼服选的也不够好,给所有的缺点都暴露了,千鸟格非但没有衬的比较较小,反而是放大了体量,看起来就像是视觉膨胀了一样,包括西装上衣的扣子也是紧紧地扣在一起,好像在呼一口气就能把扣子崩开一样。

整个人的状态也是紧绷的,从现场的动态视频中看出具惠善整个人显得非常局促,可能因为裙子比较短,面对镜头各种拽衣服、拉领口,眼神飘忽很不坚定,丝毫没有大明星自如美艳的放松状态。一时间网络上给炸开了锅,大家都在讨论为什么之前一直美美的具惠善,会突然胖成这样。是得了抑郁症吗?还是吃药激素导致的?

后来,关注到争议的具惠善,在仪式结束后在ins上po出了当天的自拍照,回应是自己心理压力太大了。

有粉丝说,具惠善的狗狗在两周前离世了,一直以来给予了她很大的陪伴和力量,所以狗狗的突然去世给了她不小的冲击。

韩国网友也有替具惠善抱不平的,认为这样相比于娱乐圈里其他女艺人为了不吃饭一直饿到厌食症,不是更健康的吗?以前的她可能是太瘦了,现在这样是正常生活,跟着自己的心来的,脸上肉肉的也是更可爱。

近年来不常出现在观众面前的具惠善,曾因为在《花样男子》里出演坚强自爱、努力生活、善良自持、不屈不挠的金丝草而人气突升。

她也是《天使之眼》里的与初恋虐恋多年的医院院长女儿尹书婉。

从小就是美女的具惠善,在2002年因为温婉可人的长相被韩国网站评为“五大天然美女”,从而进入娱乐圈。

2006年通过参演《19岁的纯情》出道。

在竞争激烈的韩娱圈内,具惠善不仅是YG公司的第一个签约演员,据一些老粉的回忆,最开始YG公司是专注于发展唱跳偶像的培养,为了具惠善成立了演员部,自此才开始运营演员业务,这待遇杠杠的!

除了演员之外,她也因为写作出书、导演电影、举办个人画展、出唱片专辑等多栖发展成为圈内有名的“才女”。

2016年4月,具惠善发行首张正规专辑《还有春天》共收录了11首曲目,其中10首歌曲均由具惠善本人亲自作词作曲,完全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2019年,随着《花样男子》的爆火,具惠善也发表了首部小说《Tango》,同年7月时举办了名为《探戈》的个人画展 ,同年9月还发布了钢琴小品集《呼吸》,年底的时候还举办了钢琴演奏会。

她还相继举办过多次画展,2019年9月举办了《残像》个人画展,2013年5月举办《Tales of the Two Cities》画展,2013年8月举办《回忆▪美好》个人画展,后来还成为了“美术协会宣传大使”。

不仅演戏,具惠善还作为导演,执导过多部电影。

2010年导演的《妖术》讲述发生在音乐艺术学院里年轻人陷入爱情和友情漩涡的故事。

2011年导演的《桃树》,讲的是一对孪生兄弟的爱情故事,主演也都星光熠熠,女主由南相美饰演,男主还请来了曹承佑。

2014年自导自演电影《女儿》讲述的是对女儿强制体罚的母亲与承受痛苦的女儿之间的故事,因为关注到控制欲母亲这一社会性题材,也获得了不少关注。

虽然她的导演作品不多,但是每部作品都因配乐之巧妙、镜头之精准、情感之细腻得到了认可,具惠善也通过作品向观众传达了对于生活友情和爱情的解读。


2015年的具惠善,接到了电视剧《blood》的邀请,出演这部奇幻爱情医疗剧的女主角,安宰贤则出演这部电视剧的男主角。

就这样,1984年出生的具惠善与1987年出生的安宰贤初次相遇了。

这时的具惠善,还不明白安宰贤这三个字的意义。也不会知道,在人生之后的日子里,安宰贤的名字与她的名字会永远一起出现在媒体报道具惠善每一条新闻中。

他们也万万不会想到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两个人的命运将以各种复杂的形式永远纠缠在一起,从幸福的高峰到痛苦的深渊,两人停止不下的羁绊。

而爱情的开始,总是甜蜜的妙不可言。

在此之前,安宰贤从模特转型演员之后,一直出演电视剧的配角,名气比较大的角色是金秀贤和和全智贤主演的《来自星星的你》里,全智贤的弟弟。《blood》是安宰贤的第一部男主作品。

2016年3月,有媒体爆出两人已经因戏生情,转为恋人关系,并交往了一段时间。具惠善和安宰贤也通过经纪公司确认了恋情消息,两人正在交往中。

随后,Dispatch放出了之前拍到的安宰贤和具惠善的同框照片。并称,正月时具惠善随安宰贤一起看望了安宰贤的母亲,两人已经是互相见过家长、得到双方父母认可的正式关系了。

在D社拍到的照片中,安宰贤搂着具惠善的腰,两人一直在小声交流着。虽然具惠善带着口罩,也隐藏不住幸福的笑颜,安宰贤更是兴奋地说着, 同时低头看着具惠善的反应,不时传来轻快的笑声,整体氛围轻松愉快。

安宰贤和具惠善似乎都发现了镜头的存在,即使是一同望向了镜头的方向,也没有看到戒备和愠怒的神色,还是在只有两个人的空间中轻快地交流着。

而在安宰贤公寓的地下停车库内,D社也拍到具惠善上楼后没有外出,安宰贤在忙完工作后脚步匆匆地回家,手里还拎着东西,两人在家里享受不被打扰的约会时光。

恋情曝光一个月后,两人通过经纪公司表示,即将结束为期一年的恋爱时光,将在5月21日举办结婚仪式,携手共同迈进人生的下一个阶段。关于婚姻仪式,两人决定不公开举办大型仪式,只邀请亲近的家人和朋友,也不会对外公布仪式的地点等具体内容。

对于婚礼上收到的礼金等,将全数捐赠给儿童救助基金会,也算是为两人结缘的医疗剧的一种甜蜜纪念~

结婚消息公布后不久,安宰贤就在ins上发布了一则视频,视频中是他的求婚现场,一整个车子的后备箱都放满了具惠善最喜欢的花花,正中间摆着一块小蛋糕还有求婚的戒指,具惠善坐在一旁看着花脸上很幸福,安宰贤隐藏不住自己的笑容在画外一直笑,具惠善不好意思地问“笑什么呀”,安宰贤回答“太漂亮了”。

花花漂亮,具惠善更漂亮啊~

5月20日,在两人举办结婚仪式的前一天,通过时尚杂志《Marie Claire》韩国版公布了他们前往济州岛拍摄的婚礼画报。

不得不说,虽然这组婚纱画报没有曳地大长裙、皇冠头饰和捧花,但两位新人在充满绿色与生机的济州岛自然森林中,互相依偎望着彼此,笑容和爱意就是胜过华服首饰的最好妆点,整体效果自然随意又高级。

婚后,这两位的狗粮也是成吨地往观众嘴里炫。

新婚7月后,韩国大名鼎鼎的罗英锡PD为安宰贤和具惠善量身打造了一部展示新婚夫妇相处面貌的真人秀节目《新婚日记》。

《新婚日记》的拍摄地在银行网点都没有的江原道的偏僻乡下小山村里。因为具惠善一直以来对生活在乡村小木屋的憧憬,于是就选择了皑皑白雪覆盖下冬季小屋,两个人要在这里相互扶持、配合,共同生活。

在第一集中,节目组也采访到了这两位爱情是如何开始的。

安宰贤名言:结婚前我是作为安宰贤活着,结婚后只想作为你的丈夫活着,我想要的爱情故事从结婚开始。

安宰贤说在电视剧开拍前的剧本阅读会上,虽然是他们的首次见面,但他一眼就注意到了具惠善,还捂着身上的麦克风,跑到具惠善旁边悄悄地说“你好漂亮”,以为没人听到,但实际上捂麦克风根本没用,所有人都听到了哈哈哈哈。

之后导演提出所有人一起去聚餐,他也选择坐在了具惠善旁边。

而具惠善对两人初遇的印象则是,感觉安宰贤长得很年轻,像小孩子一样,可能比自己小个十岁左右。而坐下吃饭时,她感受到了安宰贤直勾勾地眼神,不管她有什么举动都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具惠善的经纪人觉得第一次见面的男生态度这么热情,会不会对具惠善造成困扰,就横在两人中间隐隐地妨碍。具惠善后来笑着说,所以说就是讨厌工作做得太好的经纪人,对我的人生没有帮助,被帅哥看又不会令人讨厌。

天哪,这对俊男靓女一见钟情、眉目传情,初次见面就陷进去了,火花四射的状态,真的不是言情小说的现实版吗!太心空了吧!

从婚前开始,安宰贤称呼具惠善就是具大人,是具惠善加老婆大人的简称,太会了也!

《新婚日记》里有一集,安宰贤要外出工作,具惠善独自一人和宠物们在家,一直到半夜还在客厅等着安宰贤回来,困得瞌睡连天。而安宰贤下车后以快到摄像机差点都没拍到的速度,飞奔到小屋,一眼就看到了具惠善亲手织的毛线餐桌垫,还炫耀给老婆买了最爱的蒸包、方便面和牛奶,像个大金毛一样对具惠善亲了又亲。当时弹幕里都说甜死了。

可惜,现在再回看着这些甜蜜记录,只留下一片唏嘘。当初爱地有多深,分开的时候撕的就有多难看。


2019年8月18日,结婚刚满3周年的具惠善,在ins上突然发布消息,称老公安宰贤要离婚,而自己不同意,马上安宰贤的经纪公司将会发出一系列报道,而她要抢在这之前发声,保护自己的家庭。

在具惠善晒出的两人聊天记录中,安宰贤拒绝见面讨论离婚事宜,也拒绝等具惠善的母亲病好之后再商量离婚的事情,而是想着不能影响他当时正在参加的综艺节目《新西游记》,下周就由媒体发布他授权的协议书和离婚说明。

具惠善在这里的一句话也成大家讨论的焦点——“像说服我结婚一样,离婚也负起责任地说服我吧”,太殇了。

具惠善还通过ins发了给安宰贤的短信。结婚后,具惠善也签约到了安宰贤所在的经纪公司,而聊天记录里表明,具惠善听说安宰贤和公司代表在背后讨论的事,即便是被亲近的人如此伤害,具惠善也表示依旧不愿意离婚。

第二天,具惠善的律师也发声了,称具惠善完全没有离婚的意向,对婚姻破裂也没有任何责任。 虽然离婚协议书草案在双方之间数次经手,但至今尚未盖章及签署。因安宰贤先生对结婚的倦怠感、变心、以醉酒的状态和多名女性密切频繁联络等理由,具惠善女士承受了严重的精神压力。具惠善母亲的精神受到冲击、健康恶化,她想守护家庭,毫无同意离婚的想法。”

这时韩国网友也挖出了之前具惠善接受媒体采访时回答的问题“和安宰贤比较一下的话,你觉得谁爱得更多”。

具惠善的回答现在看起来非常心酸:

应该是我吧,他好像只是非常短暂地爱了我一下,最近只有我一个人在爱了。恋爱的时候我很讨厌先联系对方,但是最近都是我在打电话问老公你在哪儿可以通话吗?

这波回答再次吸引了大家的关注,迟迟不发声的安宰贤此刻也被各种奚落无情无义、没有担当。

8月21日,沉默了3天的安宰贤终于上线, 发布声明。

安宰贤方的声明内容很多,实在有点儿长,帮忙划一下重点:

1、结婚三年观念无法一致,决定离婚,没有出轨,没有对不起家庭;

2、结婚后得了抑郁症状态不好,老婆也知道;

3、两人协议离婚,关于财产分割本来达成了共识,但后来妻子反悔说不够,还想要回一套公寓;

4、妻子在两人分居期间,半夜找门卫假装钥匙丢了要钥匙,闯进自己住的公寓翻手机并录音,他受到了惊吓,坚定了离婚的决心。

具惠善在看到安宰贤方的声明之后,在1小时内火速整理自己的立场,也发布了声明。

也帮忙具惠善的划一下重点,这里也有名言出现:

1、离婚协议金不是随便收的,有的钱最开始就是具出的,现在要回来而已;家里的家务活都是具惠善做的,所以按照每天3万韩元一共干了3年进行了协议金的计算。

2、具惠善先得的抑郁症,后来安宰贤才得的,并给丈夫介绍了自己信任的精神科医生。

3、丈夫在生日时,凌晨就给做了喜欢的拌牛肉,却吃了几口出去跟别人喝酒了,感觉那个人心也随着远去了,之前还亲耳听到丈夫喝多了之后和女性之间的对话;

4、分居的房子最开始是得到具惠善允许后才获得的,所以具惠善也是有权去的,关于其他房子也是有正当理由获得的;

5、当具惠善问安宰贤做错了什么时,安宰贤说觉得具惠善不够性感,所以要离婚。

这一天两人的声明几乎前后脚发出,瞬间将战火进一步扩大,韩国论坛里针对这两个人的立场进行了激烈的讨论。

虽然安宰贤的声明发得早,但是让人认为是准备了两三天才憋出来的,而具惠善的声明则是看到安宰贤的声明后用了一个小时写出来的,而且细节和语言都更丰富,极具感染力,所以大家几乎都是站在具惠善一边,声讨安宰贤的不负责任、狼心狗肺。

紧接着8月22日这一天,安宰贤的熟人表示要公开katalk(类似于我国的微信)对具惠善发的东西进行反驳,具惠善说她不用katalk,新闻又改成了公布两人短信对话,也是醉了……

这时针对安宰贤的民怨也沸反盈天,被品牌商中断了化妆品和衣服的代言,网友也要求安宰贤退出《新西游记》的录制。

时间来到了9月,具惠善在ins上公布了与安宰贤的婚姻准则,规定了13条安宰贤需要注意的点,对于具惠善需要注意的部分则是无。

韩国网友看到这个准则时感觉,具惠善是否有些过于严苛,虽然这几条规定的都不是很夸张的事,但也是生活中比较细碎的事情,非要通过文字规定的形式确定下来,可能会导致夫妻之间的交流过于刻板和压抑。

也有部分网友反驳,这都是夫妻之间约定好的事情,如果他们两个觉得没问题,那外人就不好对其进行指责。

9月4日,预告已久的两人聊天记录,被安宰贤交给了Dispatch,大D社看完了两人在夫妻生活之间全部的聊天记录,并在不泄露隐私和不曲解意思的情况下,对聊天记录进行了披露。

通过对短信内容的分析,表示两人从“爱情”走向“战争”的原因并不是单方面的过错,而是因为婚姻生活中琐碎的冲突和误会,以及争吵与和解过程的反复,最终导致两人关系变淡,而后彻底走向“战争”。

D社表示,对2年间的聊天记录进行分析的结果是,并没有发现安宰贤与其他女性有特别的对话内容,但确认了安宰贤不在家的时候比较多,也捋顺了安宰贤在拍摄期间在首尔另找了房子住,没有拍摄的时候就住在龙仁家中。

因为之前具惠善还说过安宰贤与所属社代表一起在背后骂具惠善,D社在看完聊天记录后认为,经纪公司的代表找安宰贤确认具惠善说得内容是否属实。在这一过程中安宰贤说道“啊,她又在说奇怪的话。”

还有其他大量的两人日常对话,离婚期间对于房子的归属和宠物寄养等等扯皮。可以说D社曝光的聊天记录推翻了比较多具惠善之前对安宰贤的批判,也让大家看到了两人相处中她强势的一面。

根据曝光出来的对话,具惠善在积极争取三套房子的归属权,如同两人聊天记录里所言要让安宰贤净身出户。

看完这一反转后,网友们又开始同情起了安宰贤,直言具惠善好像有些控制欲过重,且不讲道理。

也有网友表示,其实能从具惠善看似折磨人的表达中看出她对于这段爱情的渴望和需要,太爱了以至于太想控制对方,就像把自己变成了对方的全部一样,希望对方也拿出全部,但是常被留下孤零零的在家,孤独感和不信任感就会逐渐变大。

两人的这场离婚闹剧,可谓是把属于婚姻中最私密的内容以一种最不体面的方式摊开了放在所有人面前去看、去评价,示威也好,示弱也罢,抢占先机也好,释放委屈也罢,无论舆论怎么站队,枪响之后没有赢家,两个人只是两败俱伤。

具惠善也终于表示,我不再爱他了。

后续双方还就离婚诉讼、开庭提交信息等进行了各种较量,终于在2020年的7月15日,两人离婚大战爆发近一年后,在这一天正式离婚。

现如今,分开已经两年,具惠善曾在ins上表示过自己谈过男朋友,但又无疾而终,现在还是单身状态。

而安宰贤在最新一季的《新西游记》里说还想结婚。

只能说,当初爱得那么深爱得那么认真,甜蜜到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

没有人结婚的时候是奔着离婚去的,但一起生活后的种种变化,互相猜忌、互甩狠话真的让旁人看着也唏嘘不已。

现如今经历过各种狗血互呛,他们依旧对爱情还没有失去希望,也是唯一值得欣慰的事情了。


敬请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韩国女子组合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具惠善与安宰贤的离婚狗血大战已时隔3年,近日现身被嘲胖若两人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居中 斜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