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点左上角,网站导航!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韩国娱乐 51hantuan 4周前 (05-20) 31次浏览 0个评论

韩国综艺节目《miss back》,在官宣制作时因为题材和利益与《乘风破浪的姐姐》有些类似,所以被称为是韩版《浪姐》。不过节目播出之后能发现,节目的展现形式与《浪姐》大相径庭,而且整体风格也大不相同。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目前该节目已经收官,在中韩都没有引起太大关注,但目前网友突然关注到这档节目,还上了热搜,因为大家被节目中每位嘉宾的悲惨经历吸引到了。

到底有多惨呢?这个节目从导师到8位参赛嘉宾的经历,被偷拍、失业、抑郁、被骗钱、负债、住地下室……人生该有的苦都具备了,真的是一个比一个惨。

白智英

首先说下这个节目的制作人兼导师白智英,她在韩国是顶级ost歌手,事业上一骑绝尘,但感情上经历太多挫折。年轻时和经纪人男友恋爱,被对方偷拍私密视频导致人生陷入低谷。之后通过强大的歌唱实力,走上国民歌姬的位置。

到了38岁嫁给了小9岁的男演员,原本以为人生该开始享受了,结果之后又是怀孕流产,好不容易生下一个女儿,结果在白智英开复出演唱会时,她老公在国外吸d被抓了。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在《miss back》中,白智英虽然说人生经历了就好,结婚也挺好的,但其实她曾经也说过婚姻是错误的话。白智英的人生,完完全全是靠自己,反而是恋爱和婚姻拖她后腿。

参赛的8位嘉宾都是退役女团成员,不组合解散就是退队,所在的团有曾经的顶级女团,也有出道三个月就解散的小团,他们都经历了不一样却都很惨的人生。

NINE MUESS 前成员柳世罗

ninemuess是2010年出道的女团,因为成员大部分都是模特出身,曾经被称为模特女团,也火过一阵。柳世罗是ninemuess的初代队长,1987年出生,在2014年6月退队。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在ninemuess活动期间,柳世罗有着很不好的经历,他们首次参加节目被要求穿吊带丝袜表演,看着当时还是高中生的成员妹妹,柳世罗心疼地止不住流泪,导致拍摄多次中断,因此队长的职务被罢免。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退队之后柳世罗成立了1人经纪公司,一个人承担了作词作曲、专辑设计,甚至还亲自送专辑,之后也开过演唱会。看似是搞事业的女强人,但是这些却让她的经济开始困难。

之后柳世罗的演艺事业停滞,开始做起了网络主播,而她主播的内容是做女团reaction。做这份工作的目的,是柳世罗想要帮助宣传那些新出道的小女团,因为韩国每年要出道60到70个女团,但能存活下来的只有1%,她想尽自己的微薄之力。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然而这份工作也没有给她带来很高的收入,她一个月工资只有约人民币3000元。如今34岁的柳世罗,银行卡存款只有约合人民币5500元左右,所以她平时的生活主要靠贷款。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失业、无房无车还贷款欠债,在物质层面上的惨柳世罗都占了,但更惨的是连精神也有问题。已经被断定有恐慌症和抑郁症的柳世罗,需要长期服药,并且因为服用的药物导致记忆出现问题。经常在凌晨突然爬起来吃东西,然后自己压根不记得。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而且因为精神问题,她无法乘坐公共交通,严重影响了日常生活。

柳世罗的惨是全方位,她还展现在荧幕前,其实很多人不理解她为何要把自己最惨的一面都暴露出来,然而柳世罗认为自己不是个例,希望有跟她同样状况的人看到之后能有一些安慰。

过着这么惨生活的柳世罗,实际上却有很强的实力,vocal实力强,英语也很流利,即便精神有问题还是在认真生活,想以后能继续唱歌开演唱会,还希望自己的经历能给别人带来宽慰。这姐,真的是美强惨的代表了。

Stellar 前成员金佳英

stellar是著名的性感风女团,2011年正式出道。然而该组合在出道初期是清纯风,后来因为突破性的裸露和歌曲《提线木偶》被关注,但因为mv尺度太大遭到网络暴力。尽管如此,之后公司又制作尺度更大的歌,所以stellar就被定位性感女团,韩c网友们的评价也非常不堪入目。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有一次拍摄mv时,公司负责人提议成员穿泳衣拍摄,但是遭到成员们强烈拒绝。于是公司负责人就哄骗成员去试试,说不会放出他们不好的照片,结果成员抱着试试的心态拍了几张照片,最终却被放出来了。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因为早就不能接受这样的安排,金佳英在2017年合约到期就退队了。然而这7年的爱豆生涯,对于金佳英来说,不仅没有所得,还损失了很多。

首先这7年的活动,金佳英只拿到了1000万韩元(约人民币6万左右)的报酬,平均下来每个月只有人民币700多的工资。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现在金佳英无房无车,和父母住在一起,平时靠在咖啡馆打工获得一些收入,工资是每小时10000韩元,约人民币不到60元,一天四小时她能赚240元左右,真是做女团不如咖啡店打工。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另外,这7年的活动对金佳英和其家人都造成了很大伤害。金佳英即便一直退队,却一直能收到性骚扰的私信,而因为曾经穿着暴露的活动,导致她现在不敢穿短衣短裤,即便是夏天,也是穿长衣长裤,还基本都是深色的。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同时,妈妈被问到女儿做什么工作后,也会被人说“怎么做这个啊”。连做棒球手的弟弟,他的新闻相关都摆脱不了stellar标签。因为这样,金佳英每次都会自责落泪。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其实金佳英的经历让人感慨,曾经韩圈十分流行性感风女团,也的确大红过几个这样的女团,但如今性感风不再是韩圈的流行,让一些kpop粉丝想念。

但看看金佳英的生活,韩圈不再专注性感风女团其实是一种进步,每一个这种风格女团的成员,都可能有过金佳英的经历,遭到网络暴力或骚扰,或者做着自己根本不喜欢的风格,其他正常的女团风格反而是对女练习生们的一种放过。

after school 前成员吴慧麟

after school也是实打实火过的女团,吴惠麟是第三期成员,担任队内第一主唱。2014年她与san e合作单曲《仲夏夜的蜜》爆红,之后便开始走上了solo之路。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但因为2017年的solo成绩不好,吴惠麟陷入了迷茫期,并迷上了游戏。如今每天过着黑白颠倒的生活,靠游戏逃避生活。偶尔也做做油管,拍拍自己翻唱的视频。但是有时候直播,也会遭遇恶评。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在经济方面,虽然吴惠麟也是租房生活,但有一辆自己的车,也有工作上的贵人,所以相比起来情况还行。

the ark 前成员郑有真

the ark一个出道3个月就解散的女团,让很多人感到可惜。尽管出道6年了,但音乐还不能给郑有真带来收益,还在上大学的她,为了贴补家用做过很多兼职,甚至一天要打三份工,上午的时候骑小车送外卖,最多一天也就能接6单。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下午去网吧打工,不仅要收拾打杂,还要给客人煮拉面、炒饭。网吧打工结束后,她又去歌唱练习室,当大家以为她是去练歌时,发现她其实又是去打工教别人唱歌。

郑有真的生活完全就是一个努力的大学生,但真的有在认真生活了,她现在还住在d宿舍,一天兼职收入有74000韩元,约人民币422元左右。

wassup 前成员nada

nada完全是个酷姐,可是酷姐也要被生活磨练。在Wassup活动期间,就因为组合的开放风格挨了不少骂。做了4年女团后,nada和公司打了官司,原因是公司收益结算不透明,公司不仅不给nada钱,反而要她给钱。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于是被骗钱的nada和公司打起了官司,前前后后诉讼了2年之久,最终nada胜诉。但nada也由此进入了演艺事业的停滞期,居住在连洗澡都要接水的地下室出租屋。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沉寂3年后,nada开始solo,平时虽然没什么工作,但也能借点活。即使不红,但心态却非常好,非常自信,整个人都很slay,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dal shbet 前成员朴秀彬

dal sbet也是在2011年出道的老团了,朴秀彬在2017年合约期满离开公司。目前朴秀彬成立了自己的公司,还拿到了营业执照,主要是做编曲工作。她的日常就是把自己的家当工作室,一个人编曲,因为能力还不错,现在能养活自己。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但曾经秀彬也经历过很难的事件,初中的时候爸妈离婚,和妈妈、两个妹妹一起住在一居室,做了练习生后不好意思问妈妈要钱,没有地方睡觉的15岁秀彬,就辗转在汗蒸房洗澡,到24小时汉堡店睡觉。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tara 朴昭妍

tara不用多做科普了,不仅在韩国差点登顶,在中国也曾掀起一股热潮。朴昭妍作为主唱,虽然不是top成员,但是现在的经济情况应该是这8位嘉宾中最好的,有自己的房产和存款。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虽然tara解散之后昭妍基本没什么活动,但还是有自己的经纪公司。但正因为经历过女团最辉煌的时刻,现在昭妍的心理落差还是很明显的,所以目前她的精神状态也不太好。

crayon pop 前成员昭燏

crayon pop的那首打气歌《bar bar bar》,大家肯定听过,crayon pop也是实打实红红过的女团,曾经风靡这个韩圈。然而因为一次年末晚会,一位成员推了少女时代,之后被骂不尊重前辈,于是该团火速糊了。

昭燏作为该团前成员,被认为是8位嘉宾状况最好的,她在2017年退出组合,原因是她结婚生子了。而她的老公是曾经韩国顶流男团hot的成员文俊熙,他们二人是韩圈最初的爱豆夫妇。

目前昭燏的问题是结婚生子后,她完全称为了全职太太,变成了xxx妻子、xxx妈妈,却失去了自我。所以她希望能够有自己的工作,重新回归爱豆的生活。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因为每一位嘉宾的生活都过得不好,所以《miss back》前几集节目,基本都是靠泪水度过,成员们诉说自己的故事在哭,其他嘉宾听了后,连导师们听到后也一直在掉眼泪。

虽然《miss back》被称作是韩版《浪姐》,但《浪姐》的情况要好太多。《乘风破浪的姐姐》的嘉宾基本都是实打实红过,或者有自己的资源,物质生活大多都过得不差,所以在《浪姐》里大家看到的是姐姐们的野心和上进。

但《miss back》的嘉宾,真正大红的也只有他们所在的女团,脱离了团体有很高知名度的很少,基本上是从出道开始就过着比较难的生活,现在依旧过得不好。

而且我们从《miss back》嘉宾身上看到的不是《浪姐》姐姐们的“突破”,而是陷入沼泽想要努力往上爬的坚韧。这8位嘉宾将自己最隐秘的部分剖析给观众看,虽然情绪上有点丧了,但是每个人都还是在非常努力的生活,也不掩饰自己参加《miss back》是为了获得关注。像她们这样砸上过自己的青春后一无所得甚至更惨,还依旧怀揣歌手梦想的,这才是真正有演艺梦啊。

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回想《浪姐》里有姐姐说不是为了红才上节目,突然觉得是在凡尔赛了。

其实《miss back》的嘉宾比《浪姐》嘉宾惨得多,除了是嘉宾个人的问题,更主要的是因为中韩娱乐圈市场的不同。国内娱乐圈市场太大,基本上有姓名的明星赚得都不少,而且国内娱乐活动多,需要的艺人更多,给他们的展现的机会也更多。就算是不在娱乐圈活动,光接商演也能养活自己,真的是大火的人,不可能现在还住地下室需要贷款。

韩国原本市场就小,而且组合竞争非常激烈,每年都要出道60到70个组合,但市场原因,导致能存活的就只有1%,而且就算是组合存活下来了,成员也并不一定被记住,大多情况下都是组合的top成员后续发展好,一般组合解散,不火的成员都会被渐渐忘记。

就算是top成员,如果想要solo发展也很难,因为组合发展更有优势,而solo需要一定粉丝基础,更需要公司的助力。而且solo需要持续成功,很有可能之前成功,后面一首歌失败,都会导致后续solo困难,因为市场小,但竞争的人太多太多了。

《miss back》让我们看到韩圈不火的艺人都多惨,这8位参演的嘉宾,不是在乘风破浪,而是背水一战。《miss back》这个节目,也没有恶剪、炒作,从导师到节目组,都是真的为了8个女生再次站上舞台而努力。嘉宾之间也没有互撕,而是互相珍惜、互帮互助的美好友谊。

可惜的是,8个女生的故事很感人,节目组也在用心,但节目制作一般,且泪点太多被质疑是卖惨大会,所以《miss back》没有引起太大的水花,组成了限定团,也没能成功让这8位女艺人翻红,可惜了……


敬请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韩国女子组合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工资700块、住地下室、得抑郁症,韩版《浪姐》一个比一个惨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居中 斜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