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点左上角,网站导航!

央视揭韩国娱乐圈的黑暗,昔日造星工厂跌下神坛

韩国娱乐 韩娱小编 2年前 (2019-12-16) 623次浏览 0个评论

50天内,崔雪莉、具荷拉、车仁河3位艺人相继离世,给韩国娱乐圈笼罩了层层黑影。12月8日,央视深度报道了韩国娱乐圈自杀魔咒专题节目,韩国娱乐圈到底怎么了?

造星工厂掀起的韩流神话

曾经的韩国娱乐圈是充满希望和梦想的造星工厂,打造了一代又一代的爱豆。随着唱片、电视剧、电影、综艺等传播,韩流文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全球,掀起了韩流神话。

央视揭韩国娱乐圈的黑暗,昔日造星工厂跌下神坛
  • 5代男团

第一代偶像组合New Radiancy Group,也是第一个登上中国内地舞台的男团。1999年,NRG参加了《快乐大本营》节目,并在2006年获得韩流中国十大最受欢迎音乐组合奖,多次参加中国活动举办了演唱会。

央视揭韩国娱乐圈的黑暗,昔日造星工厂跌下神坛

HOT、神话、GOD等并称一代男团,开启了诸多80后的追星记忆。二代男团东方神起、Superjunior,Bigbang等都红极一时,号称韩流传播的最佳功臣。到了三代男团,有EXO、BTS、GOT7、WINNER等领军组合。四代团的代表则是IKON,Seventeen、Nct、Wanna one等。现在已经发展到了第五代,也叫新生代。

  • 5代女团

男团5代发展,女团也不相伯仲。初代女团比男团略晚,在97,98年出道,有S.E.S、Baby V.O.X、Fin.K.L,代表艺人有大家耳熟能详的金柳真、简美妍、尹恩惠、李孝利等。

央视揭韩国娱乐圈的黑暗,昔日造星工厂跌下神坛

2NE1

二代女团则彻底打开了国外市场。Wonder Girls打入了美国市场、KARA打开了日本市场,少女时代的影响力蔓延至全世界,还有2NE1、T-ara、f(x)等组合。三代女团有MissA、SISTAR、Apink、AOA等。四代女团TWICE、BLACKPINK、Red Velvet……五代女团均在2018年以后出道,以fromis_9、(G)I-DLE、ITZY为代表。

由此可见,韩国娱乐圈推陈出新的速度非常之快,艺人就跟流水线一样源源不断出道。韩国每年出道的新团超过了50个,采用流水作业,实现批量生产,当之无愧的造星工厂。

噩梦开始,何时梦醒?

造星速度虽快,却考验着观众的眼力,每年出道的新团那么多能被大家记住的只有1/5左右。同质化、相似化的大量艺人出道,观众往往还没分清谁是谁,明星就淹没在人潮中了。以至于现在热门的艺人中,能叫出名字的少之又少。

当有三个人时,我的眼里全是他们,而人数变成10个20个时,观众没法专注于其一,艺人只能想方设法吸引眼球了。巨大的竞争下是无止境的压力,他们要承担着来自粉丝、公司、同事方方面面的压力。有句话说世上最高危的职业是韩国总统,比韩国总统更高危的职业是韩国艺人。一语道尽韩国艺人的心酸。

央视揭韩国娱乐圈的黑暗,昔日造星工厂跌下神坛

细数韩国艺人五大心酸遭遇。奴隶合同,是对艺人赤裸裸的剥削,时间长,动辄10年15年的签约期,练习生时期不算,差不多“卖身”给公司了。难怪在韩出道的中国艺人纷纷解约寻求回国发展。

地狱式的工作模式,强度非常人能接受,带伤带病上台是普遍的现象。不合理的规定要求,比如让艺人整容、禁止恋爱等。Stellar前成员佳英曾因担心违约,被迫跳19禁舞,令父母蒙羞。王子文曾在韩国当练习生,她说韩国公司有诸如连续做俯卧撑、被扇耳光等体罚制度。之前还爆出制作人殴打未成年组合,发送“要杀了你”的威胁短信事件。

除此之外,不成正比的付出与回报,最让人心寒。有的公司甚至会拿艺人收入的90%。韩国艺人穷得吃不起牛肉,租不起房,以前当段子来看,没想到他们是真的穷。数据显示韩国72%的文艺工作者月收入仅有一百万韩币,约合人民币6千元,而剩下的28%基本没有收入。就连Super junior的李赫宰也是用了7年的时间才给家里买新房,而2005到2012年正是Super junior大火的时候。

央视揭韩国娱乐圈的黑暗,昔日造星工厂跌下神坛

网络欺凌,压垮艺人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有几百万人不断地批评你、辱骂你,你是很难过上正常的生活。韩国女星崔真实、崔雪莉都是网络暴力的受害者,直接夺走了她们的生命。2008年,受《女星崔真实放高利贷逼死好友》网络谣言的摧残折磨,崔真实自杀。在前一天,她曾对母亲说:“为什么都来折磨我?我对这个世界太失望了。”

雪莉因为个人情感和生活方式,饱受争议,网友对她的“恶评”也从未停止。在韩国几乎所有的明星,都遭受过不同程度的网络恶语攻击。有的接受心理医生辅导,有的患上抑郁症,韩国的娱乐圈是病态的。大量键盘侠,不是为了真理,只是为了泄私愤。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从不考虑言语给别人带来的伤害。中国明星热依扎也因为长期遭受网络暴力,患上了重度抑郁症和重度焦虑。但她坚强的对“恶评”予以反击:“如果我疯了!你们每一个都是逼疯我的那个助力者!”

“娱乐至死”背后如何逃离

“我不惧怕死亡,只怕坠入无尽深渊”。2009年3月,韩国女星张紫妍不堪潜规则上吊自杀,死前写下一份遗书,控述了生前被迫陪酒陪睡来换取工作。时至今日,张紫妍案件的调查结果称:以现有的线索仍无法查明张紫妍文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经常会说,正义也许会迟到,但它总会到来,可是对于张紫妍来说,她也许真的等不到了。在她之后同公司的李恩宙、U-Nee、郑多彬等明星相继自杀。暴力、黑暗、肮脏的韩国娱乐圈,只有用死亡来逃离吧。

央视揭韩国娱乐圈的黑暗,昔日造星工厂跌下神坛

到2017年,年仅27岁的韩国组合SHINee成员钟铉烧炭自杀身亡。然后是崔雪莉、具荷拉、车仁河。他们无一例外都被抑郁症困扰。阳光男孩乔任梁,从没想过他会因抑郁症结束生命。抑郁成殇的人,他们笑着也想自杀。

“娱乐至死”的今天,你永远无法靠委曲求全来讨好任何人,比起他人,应该更关注自己的内心。艺人也好,普通人也好,给这个世界多些善意和温暖,娱乐圈就不会如此可怕。

文章来源:51韩团


敬请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韩国女子组合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央视揭韩国娱乐圈的黑暗,昔日造星工厂跌下神坛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居中 斜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