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点左上角,网站导航!

具惠善:安宰贤在发展的时候我却在退步,有种被丢下了的感觉”

韩国娱乐 51hantuan 2周前 (11-27) 31次浏览 0个评论

近日女性杂志《女性东亚》方面公开了与具惠善一起拍摄的画报以及最新独家专访,具惠善在专访中告白了自己离婚的真实心境,以下为独家专访全文。(51韩团 原创文章)

Q.看你的SNS,最近好像在乡下生活?
具:我父母在乡下务农,去那里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回来的。

Q.父母很担心你吧?
具:现在好很多了,刚开始出(离婚)新闻的时候以为我死掉了.我原本不是那种会发火的性格,但后来我自己也感觉到我的攻击性开始变高。做了很多平时不会做的行动,所以家人们都感到很惊讶,也很担心,说不能让惠善一个人呆着,一开始是姐姐过来陪我住了一周,之后是妈妈来。然后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月左右。接受了心理商谈,现在内心平静了很多。


Q.最终还是用时间来冲淡的吗?
具:对很多事情感到后悔,也有些行动现在我自己看来都觉得无法理解,但当时感受到了非常强烈的,对一个人的怨恨,所以真的很难熬。因为是曾经非常信任的人,所以更加无法原谅,所以也有了疯狂的发脾气,歇斯底里的瞬间。经过努力之后,现在变得平静了。因为要重新描绘我今后的人生,所以很努力的在忘记。


Q.听说妈妈曾经反对你和安宰贤结婚?
具:妈妈说,结婚之后就很难再只过自己的人生了。她希望我能做自己喜欢的事,也能经常去旅行等,享受自由的生活。那个人(安宰贤)来拜见我父母的时候,妈妈曾说过:“虽然你们两个人现在互相很喜欢,所以会对对方很好,但结婚和恋爱不同。过日子以后爱情有可能会变淡,也会经历很多的难关和重要时刻,为了确认对方就是能与自己一起承担和度过这些的那个人,你们再多给彼此一些时间,两个人再一起多经历一些,是不是会更好?”但还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而最终这些也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所以我总是会想“我到底哪里做错了?到底是从哪里开始不对了呢?”


Q.那不顾家人的反对还是选择和安宰贤结婚的原因是什么呢?
具:我是不想再恋爱了。因为所有的恋爱都会有尽头。我对那个人说:“想结婚,拥有那种对彼此负责的爱情。如果不是那样的爱情,就分手吧”,他说结婚吧。其实我是做好准备要分手而说的话,但他始终没有放弃。像那样直奔向我的男人,他是第一个。

Q.那你认为是从哪里开始出了问题呢?
具:关系不好的日子其实并不多。没有争吵,也没有互相讨厌对方的事情。我本来真的非常讨厌那个人喝很多酒,但他第二天又会向我道歉,所以连这个我也放弃了。老公对我应该有讨厌的点吧。本来是个敏感的人,而我的衣服上每天都粘有很多伴侣动物的毛,这个部分也应该让他挺辛苦的吧。但是从没有发过脾气,每天一起笑着,牵着手睡觉,就这样平凡的生活着。老公的行为开始有所变化,好像是从确定出演电视剧主人公以后。他说着要去运动,所以早早的就出了家门,晚上很晚才喝醉了回来。而我当时觉得他是因为担任了主人公所以很想做好才会这样,反而给了他很多称赞。看他管理身材坚持超过了一个月,还对他刮目相看,感觉他成长了所以很高兴来着。6月份他的公寓弄好了就搬出去了,那之后一个月都没怎么联系,那时候我以为他需要一个人集中精神练习,所以需要时间,但是过了一个月之后他对我说,想过自由的生活,想离婚。


Q.听到离婚之后心情是怎样的?
具:我认为人应该有义气和恻隐之心,应该相互爱惜对方,不论发生什么事都负起全部责任到最后,那才是真正的爱情。虽然不知道那个人是怎么想的,但我的话,就算那个人没了一条腿,或者瘫痪在床,我也会一直在病床前照顾他。结婚不就是需要有这样的觉悟吗?但是那个人好像变了。结婚之后我就不怎么接(放送的)工作了,因为老公的工作不断变多,还是需要一个人来照顾家里的。老公在发展的时候,我却在退步,所以有种被丢下了的感觉。最开始我们交往的时候,我是前辈,那个人很尊敬我。家务活有多重要,但我却好像完全被无视了,就好像我少了一条腿,然后被丢下了的感觉。

Q.听说安宰贤因为婚姻生活不幸所以患上了抑郁症?
具:一整天都笑嘻嘻,玩儿的很开心很有趣的时候,突然说自己的人生里没有感觉到幸福的日子。所以我对他说:“你想想小时候。开心的事会有很多。和我在一起幸福的时光也有很多不是吗”。因为他曾经是一个总是会把幸福的记忆留在心上的人,所以我曾经很努力的去停止(他的抑郁)。


Q.作为艺人没有办法不顾及自己的大众形象,通过SNS公开自己立场的时候没有负担感吗?
具:是我有些痴狂了。出道已经15年了,没有一次因为恶评或对我的嘲弄而发火或愤怒。因为我觉得越是在意,就越是输了,所以对那些也都是一笑而过。但这次精神世界完全崩塌了。不是太过分的事都可以笑着过去,但离婚这种事怎么可能愉快的接受呢。“请和我分手吧”肯定有曾说过这样的话的人在,但我并不是被正在恋爱的男人下了分手通报,而是被家人抛弃了。所以痛苦的尖叫了(发SNS)。我和那个人是同一间所属社,但公司全完站在了一个人那边,我这里没有可以告知大家消息的其他途径了。

Q.并不是所有人都对惠善xi是友好的。
具:嗯我知道。有误会了的部分,也有很委屈的部分,但也无能为力。事实总有一天会被揭开吧。我想那个人也一定有他觉得委屈的部分。

Q.最近看了你的书《我是你的伴侣动物》,有了“你不再相信爱情了”这样的想法。
具:我原本就是不相信爱情的。本来想着就依靠自己好好的生活的话,就会遇到还不错的人,然后和那个人结婚,互相依靠着活到临死前,才想到这就是爱情吧,本来是这样想的…但差点就相信爱情了。和那个人一起,3年同盖一床被子,每天感受着感谢,抱歉,心疼这些情感,手牵着手克服恐惧。对老公最感激的瞬间就是,刚刚发现死去的麻雀时。我很害怕的哭着,他自己应该也挺害怕的,但却勇敢的用手绢把麻雀包起来,然后埋葬了。所以差点就相信爱情了。现在回头看,那个人好像曾经对婚姻的幻想非常信任。像电视剧中一样,新娘会在新郎起床前就化好妆,漂亮乖巧的等着,但现实婚姻中,谁会那样过日子。

那个人对漂亮的美好的事物有所憧憬。就像做宝石设计师的艺术家一样,但我只是个想像贫穷的老人那样生活的人。不把贫穷看成是贫穷,而是质朴的过生活,我喜欢那样。华丽的事物总是很短暂,时间虽然看上去过得很慢,但其实很快不是吗?在更老的时候,想变成即使只有自己一个人也能活下去的人,我认为在精神上和经济基础上都是需要一定的准备的。我也曾对那个人说过,在两家的父母都变成老人的时候,可以生活在一栋房子里,我们更努力地挣钱盖大房子吧,让大家都不觉得孤单。

Q.看到了你不久之前通过ins公开的画作。比起之前的作品好像色调更明亮了。最近也在画画吗?
具:正在努力着每天都画一幅。因为我会做很多细节上的处理,所以总是搞得精疲力尽(笑)。ins上公开的画是叫做“出海”的作品。去年曾去过帕劳水肺潜水。晚上下到很深的海里进行了水肺潜水,那天的雨真的很大。潜水结束后,提着脚蹼出来,就开始流泪。“也没有人让我这样做,为什么要在下雨的夜里进到那么深的海里,看浮游生物浮游呢,这算啥啊”,即使一边这样想着,但自己还是觉得很满足。画画的时候想起了那片海。想着“我现在完全是一个人了,现在开始,在叫做世界的这片海里只能一个人浮游向前了”。其实在那段时间里,不管做什么都无法消除我的空虚感。不管与谁见面都觉得空虚,即使老公和伴侣动物在身边也还是会觉得空虚,有一种谁都无法帮我排解的孤独感。但是伴随着离婚我也反省了很多。想着“幸福其实就在我身边为什么还要感觉孤独呢?平凡的一天是多么的珍贵且美好呀”。

Q.之后的离婚诉讼会如何应对呢?
具:当然要离婚了。那个人也不会再有见我的事了。但不管怎么说,那个人和我的私生活,拿去和公司讨论的部分我还是无法接受。

Q.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作为演员的具惠善呢?
具:我曾经通过SNS说过要“暂时隐退”,但其实是因为和所属社还在纠纷中,没办法活动才那样说。非常想演戏。以前作为演员和作为作家都曾有过很大的梦想,梦想没能实现的时候感到非常难过。但现在不想再那样了。只要有一张小桌,一张纸,一杆笔,我就觉得很幸福很满足了。画画,写字,做梦,睡觉,起床后再画画…希望能成为一个成熟的演员,那就更好了。


51韩团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具惠善:安宰贤在发展的时候我却在退步,有种被丢下了的感觉”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